twentyonepilots

< Good goodbye >

热泪盈眶T^T

sayurin:

考完试来发个文~


这篇可以当作<little monster>的番外来看,也可以当作独立的一篇。脑洞来源于某次杂志上oor的访谈,在后半部分taka提到上了年纪后的生活(...),那段话大致内容是理想状态是喜欢的人在身边、养狗、务农(...)、有时去成员家制作专辑等等。 难免有ooc的地方,欢迎大家指正w


  这几天各大音像店都悄然上架了一批oor的新专,虽然本人没怎么宣传,销量仍不温不火地稳固攀升着。


  而主创之一的taka这天正戴着个墨镜想出去找朋友聚会顺便去探探销售情况,不小心在路上撞上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女性。


 “啊啊啊不好意思!!!”


 “没关系。”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墨镜,顺手掸掉蹭上的灰。


 “啊!”一阵惊呼,“是......是taka吗!!!oor的!!”


 “是。”taka笑了笑。


 “我......我学生时代超喜欢你们......!!”女孩子的声音带上了因太激动而抑制不住的哭腔。


 “谢谢。”


 “你们......还在做乐队吗......?”


 “在的哦,一直都在做。”


 “太好了......”对方破涕为笑,似乎是怕会不太雅观而掩面起来。


   taka微微探头,轻轻捏了捏婴儿车里孩子的小手,柔声说:“希望你长大后也会喜欢我们写的歌。”即使不再年轻,他的眼睛里也像是有星辰,孩子困惑地看着taka的眼睛笑了起来。


  目送着他的背影,年轻妈妈呆立在原地定格了一会,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弯下腰对孩子低语,眼神却像是隔开了现实看向了从前的自己:“妈妈以前最喜欢摇滚了,最爱的乐队就是one ok rock,因为他们,才能有现在的我,于是你降生之日,也与如今的我相遇了。”




  回到toru家,taka又习惯性往沙发上四仰八叉地一躺,嚷嚷着这几年的唱片市场不景气啊,今天跑来蹭饭的笨蛋组连声附和,然后tomoya又不自量力地来了一发偷袭。


  当然,结局显而易见,最终以tomoya吃痛地捂住自己单薄的小身板结束。


 “你们......都已经是真正的大叔了,注意一点好不好。”toru冷眼瞥了下自己这几个过了十几年还没长大的成员们,也顺势轻踹了tomoya一脚。


  趁着tomoya的惨叫还余音绕梁,三个人着手讨论起准备发表的新单曲。


 “说起来,我今天路上撞上一个我们原来的饭了。


  当年还是学生的那批,现在都有孩子了呢。


  时间过得真快啊。”


  taka眯着眼轻笑。


  toru定定地看了他一会,出声:“你有后悔吗,那个决定。”


 “没有。”taka闭上眼睛扶着转椅转了半圈。


  toru看到他当年的小主唱眼角攀上了细纹,闭眼时开始有了点无法掩饰的疲态,只是笑着的时候还是有种一尘不变的少年心性。


  是了,就身体而言,他们都不复从前那样开完live还能赶场去party连着嗨个通宵的状态了。




  一切要从几年前的某一天说起。


  那段时间刚结束海外巡回,例行回到渚园开完动员数十万人的露天live。


  toru总觉得那时的taka不太对,却又说不上来,每次live后的庆祝比起往常他都有点心不在焉,但在live中又尤其倾尽全力,怎么说,像是把它当成了最后的狂欢。


  于是那天晚上当他们四个嗨完在街上闲逛时,taka先是反常地保持着安静,也许是酒精残留的作用,他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沉,却又隐约感到可能再没有一个时机像那一刻一样适合道出他的想法。


  他钝钝开口:“我们以后就纯粹在幕后做音乐吧,”他做了个深呼吸,“......渐渐隐退。”


  在前方打闹的节奏组闻言瞬间震住,就连ryota要给tomoya挥下的那一拳都停留在了半空。


  toru在短暂的大脑空白后立马回过了神,前段时间taka的各种表情和行为如走马灯一般回放了一遍,终于给他最近的疑虑找到了答案。不知为何,toru总是会无条件地支持taka的决定,他相信,节奏组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。只是,他们都需要时间去消化。


  toru那晚就陪着taka找了个天台,从天黑一直坐到天亮。期间数次小憩了一会,醒来时继续面对静默,如此往复。


  感觉再也没法入睡的时候,他发觉taka已经背对他站了起来,似乎望着远处的景象入神。


  整座城市都处在苏醒的过程中,这里是他们的起点,也终将在此谢幕。


  toru好似也预感到了taka此举背后的原因,他只是想确认这是出于一时冲动还是反复斟酌的结果。


  


  taka也猜到了toru要问什么一样,“不是因为冲动呢。”


 “我是觉得啊,这些年,我想要做的事情都已经达成了,再高再远的地方都已经见过了。这么说,这个阶段的人生算是完美实现了吧。”


  toru一直觉得taka私底下一本正经起来的样子有点好笑,总感觉可能下一秒会讲个荤段子的样子,但这次他是真的过于认真了。


 “所以啊,我觉得我们该去开启下一阶段的人生了。”之前曾压着他的所有外界的负担都在一件件卸下,taka只感到前所未有的轻快。


 “这样才能挖掘出更多新的可能性。”


  toru看到,taka向他转过头来,笑得露出一口白牙。


  


  很多年后,taka偶然接受访谈,非常坚定而温柔地说:“我的成员们都是我的守护神。”


  


  不知从哪天开始,「ONE OK ROCK」的名字,从原先常年铺天盖地占据媒体版面和社交网络主页,到渐渐隐去,就如同一个时代落幕。


  而新的年轻乐队也不断雨后春笋般冒出来,有的一曲窜红,有的遵循前辈的脚步踏上万人景仰的舞台,也有的数年仍在地下音乐圈挣扎。


 “喂喂,你们快来听!这组新人的风格好像早期的我们!”


  今天按约定是到taka家进行新单曲的制作,自从近几年不怎么巡演之后,taka把自家的空房间留下来建成录音室。


 “toru!今天也有好好的吗!”


  忘了说,此toru非彼toru,起因是toru养了一只超级抖s的猫起名为taka,正好勾起了taka一直以来养狗的想法,而很巧的是,某天他抱回了一只很有眼缘同时又是死鱼眼的狗,于是我们的抖s就“报复性”地把狗起名为toru。


  节奏组永远对一切事物保有新鲜感,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想逗“toru”能做出点开心的表情,很不幸,不管怎么弄它都坚守着死鱼眼冷漠脸。


 “mori酱,怎么连你的狗都那么有个性......”笨蛋组累得直趴在地上。 


 “ryota!!你别忘了你已经是个侄女都快高中毕业的笨蛋大叔了!!你去给我做点正事去好吗!去给我想想新曲的编曲!


要么......你去帮我看看阳台那边的牛油果......”


  ryota觉得上了年纪后的taka......越来越有“妈妈”的特质了......温柔时比以前更温柔,急躁的时候也比以前更急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种水果的爱好......


  哦对了,听说ryota的侄女也准备组乐队了。




  这天按照惯例轮到全员去toru家录制下一张新专辑。自从脱离公司安排的繁重的演出任务,他们出新作的频率只增不减。


  taka很喜欢这类时刻,或者说,他现在很享受这样的平静。


  正当他们为一首曲子的演绎产生了分歧而争论时,toru的手机铃声很不适时的响了起来,来电的人还特别执着,toru最终受不了三人向他投射的怨愤眼神,跑去阳台接了电话。


  听到对面话语的那一刻,他的笑容凝在了嘴角。


 


 “怎么了啊,toru?”瞄到自家leader回来时些微失神的情态,taka忙撸了一把怀里“taka”的毛。


 “原来的公司说......因为上一张新专的反响还不错,很多饭,特别是老粉,迫切希望我们开一场周年纪念live。”


  节奏组也流露出惊讶,但随之,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用余光去留意taka的神色。


  taka一时忘了帮怀里的小东西顺毛,“taka”不满地甩甩头,用舌头舔舔与它同名之人的手掌,用小尖牙烙了一圈他手心的纹路。


 “嘶......”尽想着等会怎么收拾这玩意了。


  任凭小东西在怀里肆虐,taka抬起了头,眼睛里充盈起光。


 “去啊。”


  


 “我怎么觉得这次比起我们第一次live还要紧张......”


  往日闹腾无比的tomoya少见地没有发挥抖m精神任成员蹂躏,而是趁机再在脑海里过一遍节奏。


  四个人摆圆阵的时候都生涩的不行,却倒是不减当年的默契。


 “笨蛋!你踩到我脚了!!”


  ......曾经以为会变成很酷的大叔,到头来还是当初的笨蛋。


  


  烂熟于心的老歌开场,taka看着台下的人们,在一片不再年轻还照旧忘情尖叫的脸庞里夹杂了几张青涩淡漠的脸。


  没想到现在还会有新饭啊......


  他只觉得他们之间的关联不再是台上台下的乐队和歌迷,而是久别重逢的老友。


  一曲歇了,他凑近话筒说:


 “虽然不知道我们的歌在你们的生活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,但是,很高兴one ok rock参与了你们的青春。”


  他好像是看到了之前路遇的女孩在后排哭得泣不成声。


  


  toru听到前排有人小声谈论着“感觉taka变得更温柔了呢。”


  嗯,这些年来,他一直陪伴着taka,但其实连他也不是很清楚taka在与内心深处的愤忿彻底和解之前,独自一人扛过了怎样艰辛的心路。


  时间还是很厚待他,至少不注意到眼角的细纹,谁也想像不到这个在台上被光晕笼罩的男人的实际年龄。


  手指还在弹奏着这辈子都不会忘却的旋律,toru感觉自己的意识游离了出来,被引到一个延绵无尽的阶梯的中端,前半生或多或少有过交集的人的身影停驻了些会后飞速掠过。


  他们所经之处并不总是鲜花簇拥,然命运自始至终温柔地轻抚了他们的脸颊。


  至此,toru真正领悟了taka的决定。


  ——全部紧紧围绕着自己的理想从未偏离。


  重要的是,他们都在努力地过着这一生啊。




  思绪渐渐回拢,他想起来,07年的“世界碎纸机”。


  彼时他们都是少年,时间只手拨开世界与现实苍痍的表面,一切好时光还未来。


  那时的阿贵还有点圆,有点土,少年绝望的申诉也不过被视为中二的怒火。


  所以,所以当他们圆满地完成了整场live后,阿贵一改往日在他们面前的讷讷,第一次冲上来主动抱住了每一个人。


  到他的时候,他在心里笑少年像个索求拥抱的小犬。


  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最终落在了少年的脊背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真的祈愿我热爱的他们永远年轻。